男子想不開,爬上四樓窗臺
  記者聊天相勸,民警開門施救
  昨日上午,一名男子從所租的房間內爬到窗臺,站在窗臺與相鄰的樓間縫內,稱有人欠自己的錢,無法討回,自己成了殘疾人,因為官司連累了家人。隨後,民警緊急施救時,因他站在窗臺上太久,身體支撐不住,從兩樓之間摔下。
  鄭州晚報首席記者 徐富盈 文/圖
  目擊者說,他剛纔在上面大聲叫著。
  在樓頂,記者與他的對話
  昨日上午10時許,記者趕到西三環潁河路口附近的鄭灣村內,最東側的南北衚衕內,不少市民向樓間縫張望著。這個樓間縫約1米寬,南北兩樓都是四層。距樓頂2米處,一名男子右腳踩在小小窗臺上,左手左腳貼在光光的牆面上。
  這名男子不停看著樓下的人,左腿時而懸在空中,左右盪著。他自稱被人打成殘疾得不到賠償。
  “他右手拿著刀,剛纔在上邊大聲叫著。”圍觀的馮先生介紹,這名男子是南樓的租房戶,不知什麼原因想不開。房東老李剛報了警。
  記者急速跑至樓頂,距離男子3米的位置,只見男子腳邊窗臺上放著一盒抗病毒口服液、一盒香煙和一個煙灰缸,缸內有10多個煙頭。
  看到有人上來,男子抬起頭。
  “你貴姓?”記者問。
  “薑。”他說。
  “怎麼回事,吃早飯了沒有?你咋到這裡了,要不要把你弄上來?”記者問。男子搖搖頭,伸出右手來,記者並沒有看到他手裡有刀,他的右手已經無法展開來。“你是殘疾了?”記者問。
  “被人打殘了,贏了官司,可是就是要不過來賠償款,弟弟也找不到媳婦,我沒辦法。”他說。
  “想不想上來?”記者問。他說他想上來,但身子卡在那裡,快沒勁兒了。
  房東:
  他持刀爬到鄰居的窗臺上
  房東老李也上了樓。老李說,男子叫薑建波,是租房戶,懂醫,號脈號得可準。“他和他爹來這裡兩個月了,原來和他爹在一樓住,後來不方便,四層這一間剛好空了,他爹就把他安排到這裡。”老李說,小薑住的這一間東鄰是一名青年男子,上午9點50分左右,青年男子突然衝到樓下找到房東,說薑某從樓外爬到他的窗臺上了,還拿著刀。“我站到樓頂一看,果然看到薑站在這裡,叫他,他也不多說話,我擔心出事,就報了警。”
  現場:他大喊著墜了下去
  10時10分左右,民警、120急救車和消防車趕到。此時,站在樓縫中的薑建波稱他快頂不住了。民警立即組織人員準備開門施救。就在民警找鑰匙開門時,薑建波突然雙腿合併站在窗臺上,背部靠著北側牆體,臉色發黃,緊閉著眼,隨著他的腿軟了下去,身子慢慢弓了下去,頭部開始慢慢貼著牆體向下滑。
  “我不中了!”隨著下滑越來越快,他的雙腳也離開窗臺,身子突然下墜,他大叫一聲,接著就是一聲悶響,身子掉到兩樓間地上,所幸下邊垃圾不少,彈出塵土來。接著就聽到他在下邊的呻吟聲。
  急救人員和消防隊員立即把人抬了出來,送到了鄭州中醫院搶救。
  男子傷勢較重,正在搶救中
  薑建波的父親聽說後急忙回到租住地,看到眼前的一切也驚獃了。“這是俺大兒,38歲了。”他說,他是漯河臨潁縣台陳鎮人,兒子被人打成殘疾後,贏了官司,該得的賠償一直得不到,也沒有辦法,家裡經濟狀況太差。前不久,他和大兒子到鄭州打工,薑建波當保安。“因為官司,他弟弟也沒有找到媳婦,他精神受到打擊,現在吃著藥。沒想到他會出這事。”
  昨日13時,記者趕到急救室,大夫稱,薑建波傷勢較重,正在搶救中。 線索提供 宋女士(稿費50元)
  (原標題:“我不中了!”他大喊著掉了下去)
創作者介紹

桂綸鎂

si73sixt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